喀什麦盖提农民画农民:劳作场景生活点滴都入画-

喀什麦盖提农民画农民:劳作场景生活点滴都入画

光明日报记者 王瑟  手里的画笔不断地在画布上描绘着,眼睛不时左看右看,全然不顾周边人来人往的喧哗。米娜瓦尔·木太力甫是一位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的农人画师,就这样在记者的面前创造着她的画:穿戴民族服装的男男女女,都会集在整个画布上。其间最有目共睹的是颜色各异,乃至是夸大无比的羊。“这是我创造的新著作《麦盖提的羊巴扎》。”  说起自己的画作,米娜瓦尔·木太力甫转过身来,笑起来了。由于父亲便是位农人画师,从小就看他创造反映当地日子的农人画,她也不知不觉喜爱上了画画。“我放不下画笔了,这是我的生命。由于咱们都很喜爱农人画,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农人爱上了农人画,拿起了手中的画笔,创造反映自己日子的画,这样的日子很美好。”她说道。  走在麦盖提县刀郎画乡景区的广场上,每天都有十几位当地的农人画家在现场作画。田地里劳动的农人、庆祝丰盈的舞蹈、热烈的婚礼、赶马车的白叟……这些具有浓郁日子气味的场景,经过农人画家的画笔将美丽斗胆的颜色、夸大的线条与人物表情,展现在画板上:  一位赶毛驴车的农人,车上只拉着一个大甜瓜。毛驴由于甜瓜太重,拉着有些费劲,赶毛驴车的农人就帮着拉起了车。  一位年青的小伙打着手鼓,手鼓上显出一位美人,他却惧怕地把脖子引向难以幻想的远方。  整个画面上满是跳舞的人们,有弹琴的,有歌唱的。最显着的方位,是几位身着京剧戏服的人们正在唱京剧,可他们的相貌却是十足的维吾尔族。  这些颜色斗胆,构思共同,线条夸大的农人画,都是麦盖提农人画的代表作。终究这幅名叫《美丽一家》的农人画作者正是米娜瓦尔·木太力甫。她在本年我国农人书画研究会、吉林省文明和旅行厅主办的“美丽村庄·白桦相约”全国农人画展上,取得二等奖。  作为全国66个农人画乡之一的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,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就涌现出一批农人画师,依明·帕托便是其间的代表性人物。他创造的农人画《民间艺人》在法国巴黎举行的我国文明周活动展览会上荣获一等奖,并被法国文明部保藏。随后麦盖提农人画遭到世界上的重视,麦盖提农人画走向了世界,享誉世界。1996年,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被文明部命名为“现代民间绘画之乡”。2005年,麦盖提县又被农业部颁发“我国刀郎农人画之乡”荣誉称号。  喀什地区文广旅局文明艺术科科长马红介绍,麦盖提县农人画走向世界后,在喀什地区引起很大反应。现在,不只麦盖提县有近千名农人画家,喀什地区各县城镇都出现了一批农人画师。他们中既有60岁以上高龄的老画家,也有还在上学的儿童画家。  “咱们喀什地区现在有6个县都有农人画训练基地,然后加大了对农人画的扶持力度。咱们不只设立了创造基地,每年还划拨专项资金对农人画师进行训练,并选送优秀著作参与全国和世界比赛。现在,越来越多的当地农人农忙时劳动,农闲时作画,不只丰厚了业余日子,还经过作画完成了增收致富。为什么喀什的农人画如此受欢迎呢?咱们剖析后以为,主要是喀什农人画十分接地气,他们把看到的实际画面,用手中的画笔出现出来。不管体现雪山草原、高山大河,仍是体现农家乐,都具有显着的当地特色。牧民的帐子、肥胖的牛羊、日子的场景,都是入画的绝好资料。著作有炉火纯青、栩栩如生的人物画,有经霜傲雪的石榴花和晶莹剔透的葡萄,其颜色斑斓、形态万千,让人眼花缭乱,眼花缭乱,绝非人们幻想。”马红说。  米娜瓦尔·木太力甫介绍,上一年她曾被送到厦门学习,在那里她得到教师的仔细辅导。其时教师启示她,期望她创造一幅有关家园的农人画。思来想去,她决议画家园的羊巴扎。她说:“新疆南疆各式各样的巴扎许多,现在每星期一个乡的巴扎日仍是最热烈的当地,在这里能够看到各式各样的日子场景,更是人们沟通往来的场所。所以终究我挑选画这幅《麦盖提的羊巴扎》。当我把构思讲给教师听时,他们十分高兴,必定了我的创造思路,也坚决了我的农人画创造。”  上一年仅麦盖提县农人画师参与“美丽村庄·白桦相约”全国农人画展就报送了16件著作,终究有3件当选参展,2幅获奖,获奖著作由组委会永久保藏。  我国农人书画研究会特聘专家,吉林省政协原副主席赵家治说,新疆麦盖提县的农人画展现了当地奇光异彩的场景,彰显出民族团结一家亲的浓浓气氛。特别是麦盖提县的《美丽一家》《农家乐》等著作,生动再现了新疆是个美丽、丰饶、调和、安靖的好当地,维吾尔族是个能歌、善舞、好客的民族。他们的农人画风格共同,而且没有脱离实际日子,看起来十分漂亮,画中的内容也很简单了解。  马红介绍,喀什农人画之所以开展很快,便是由于它们来自底层,反映的都是当地农人素日里的日子。农人画中每一个细节,都是在陡峭、清淡、模糊,乃至是夸大的颜色中,让人感遭到粗暴与细腻,两种风格共同地交融在一起,让人发生共同的心灵感悟。整个著作一直洋溢着鲜活性和生动性,一直贯穿戴源于天然、天人合一的新鲜感与生命气味,传达着正能量。近年来,喀什农人画又参加刺绣、漆画等体现方式,愈加丰厚了它的体现手法,也让它的商场愈加扩展。  有业内人士点评说,看喀什农人画,似乎是在听一首飘但是至的动听的抒情曲,就在歌声传入耳膜的一会儿,人与天然间的隔绝被融化了,心扉敞开了,歌声悄然动人肺腑,让心灵得到净化、安静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1月14日?08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